人可能进化的心理学

作者:邬斯宾斯基 翻译:杨斐华

第一讲:心理学的定义,人的意识状态

第二讲:意识的阻碍,本质和个性,学校

第三讲:中心的运行,不同影响,三线工作

第四讲:机器的构造,记得自己,四个道路

第五讲:知识和了解,中心的三个部分

 

邬斯宾斯基简介

彼得·邬斯宾斯基(Peter D.Ouspensky:一八七八年--一九四七年)出生于莫斯科,并在那里长大。他能够记得两岁以前的事情,也曾写下一些这类记忆的片段,由于这些片段的内容与奇特感觉连结在一起,常常同时出现在脑海,因而决定了他一生的主要方向。

邬氏是个极有天赋的孩子,六岁左右就已阅读成人的书籍;十二岁以前已探究过诗、画和自然科学。在他十几岁的时候,便研究数学、生物学和心理学,尤其对第四度空间的观念特别感兴趣。

对一个曾体验过秩序井然且和谐的宇宙是真实存在的人来说,那些为十岁至十八岁的男生所安排的古典课程,是无法令他满意的。因此他决定不直接上大学,而在俄国、欧洲和东方各地游历,找一份报社的工作做。二十七岁时,他根据“永恒回归”的观念写了一本小说,名叫《伊凡·欧索金的奇异人生》。这本书一九一五年才在俄国出版,且到了一九四七年才有英译本。《奇异人生》多少有点自传式的意味。

此后(一九零五年以后),研究密意主义(esotericism)的观念及探索密意学校,就成为他的目标,这一目标直至一九一五年才得以达成。

在一九一二年《第三工具》一书出版前,邬氏已经知道他要寻求的是哪一种学校;虽然在印度和锡兰找到了一些宗教学校(当时俄国也有)、瑜伽学校、以及罗摩·克里希那(Ramakrishna)之类的学校,但这些学校没有一个适合他,纵然他对它们非常感兴趣。

于是,邬氏决定到回教所属的东方——主要在俄国中亚细亚和波斯一带继续探索;但由于一九一四年八月第一次世界大战的爆发,迫使他返回俄国。

一九一五年初,邬氏在圣彼德堡公开演讲,标题是“探索奇迹和死亡之问题”,内容以他在印度的旅游为依据。每次人数都超过千人,其后许多人去拜访他或写信给他。复活节过后,他回到莫斯科,并在那里继续这类的演讲。透过一些听众,邬氏认识了葛吉夫(G.I.Gurdjieff),如此一来,他终于遇见一直寻找的那种密意学校。

邬氏跟葛吉夫研究了三年,并把葛吉夫的教学全部记载下来(这本笔记命名为《探索奇迹:无名教学的片段》,于邬氏逝世后的一九四九年出版)。一九一八年以后,密意学校在俄国根本无法存在;于是邬氏便于一九二零年前往君士坦丁堡,在那儿演讲再度吸引许多听众。一九二一年,他应邀至伦敦,以后的二十年都在英国从事教学工作。

《人可能进化的心理学》是由一些介绍性讲稿所编成,这是邬氏在伦敦为一些对密意(esoteric ideas)有兴趣的人所做的演讲。每年开一两个“新组”,每组有二三十人或更多,每周聚会一次。最先朗读部分讲稿,过后由邬氏解答问题,并对讲稿中的主题做进一步诠释。这些问题广及人事和兴趣的整个领域,但不管主题是什么——宇宙论、宗教、哲学、心理学、科学、艺术或是个人问题,邬氏的回答总是富有新的洞见,这是任何宗教或非宗教的书籍与著作中找不到的。以这种方式,发问者了解到邬氏认为的、常人可获得的高等心灵和自我意识的一些性质。《第四道》(一九五七年出版)一书就是包含这类问题和解答的选集。 第二次世界大战使得学校工作无法在英国继续进行,正如一九一八年在俄国发生的情形一样,邬氏于是前往美国。在他去世(一九四七年)前的几个月才重返英国,结束了他的工作,并让他的跟随者自由地以他们所认为的最好方式继续各自的进化工作。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