低等自我

为清醒而奋斗,首先要意识到人的低等自我,并控制低等自我。低等自我世界的特征,是想像的状态(不受控制的心智活动),虚假的痛苦,对于鸡毛蒜皮的小事情过分关注。低等自我不是存在于我们内部的单个个体,它更像是在我们里面的很多观念,许多梦,以及机械性的习惯和动物本性的集合体。密意传统中有一个方式通过骷髅再现了低等自我。

僧侶卡黎斯塔斯《菲洛卡利亞》: 心灵的沉睡相当于真实意义上的死亡。

低等自我对唤醒人的高等自我不感兴趣。事实上,低等自我反对到达神圣的当下,当我们作出积极的努力要处在当下,或者维持在当下的状态的时候,低等自我会持续地尝试引诱我们放弃努力。努力处在当下,需要对‘低等自我’的一万种表现形式,以及源源不断而又不受控制的想像,进行坚持不懈的斗争。

葛吉夫:所有的机械的习惯,品味,弱点都与对抗有意识的记得自己。

伊宾·阿拉比:有三种危险会阻碍你审视你自己,阻碍你清算自己的作为,阻碍你感激你慷慨的主。首要的危险是无意识或心不在焉;其次是从低等自我当中涌出的川流不息的喜好和欲望;其三,坏习惯,但事实上所有使人行如机器的习惯。

克里斯蒂娜·罗塞蒂:神啊,使我坚定地对抗自我,这个有着可怜声音的懦夫,总是渴望安逸, 休息,和乐趣: 自我,是真我的大叛徒,我最空虚的朋友, 我的死敌,一直牵绊着我的障碍。

Angelus Silesius:神,(高等自我),它的爱和喜悦存在一切,但它不能降临于你,除非你的(低等自我) 已不在。

哈菲子:让开,哈菲子,你在挡路。






低等自我试图摆脱对当下的努力
(死亡之舞,伯尔尼明斯特, 十五世纪)


埃及壁画


作为死神的阎罗王代表了低等自我,
手持生命之轮, 代表人的六种心理状态
(西藏唐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