负面情绪

“机器从表达负面情绪获得一种虚幻的身份感,也因此失去了有意识的身份。人所获得的每一件事物,几乎都是以付出负面情绪为代价的。”
根据第四道的说法,分开注意力和记得自己的一个主要障碍就是外在地表达负面情绪。负面情绪的种类很多:各式各样的恼怒、挫败、不耐烦、无聊、批判、焦虑、担心、猜疑、嫉妒、自怜、恼火、愤慨、憎恨、怨恨、以及恐惧等等。以上种种以及其它的负面情绪可能让人觉得很正当,而且看似值得如此,但实际上,它们全都是基于想象的结果。简而言之,我们想象其它人和环境合起来使我们觉得负面;他们是我们负面及痛苦的原因。诚如邬斯宾斯基所说:“几乎我们所有的负面情绪都是基于谴责:错在别人。”心理上,我们认为这种想法是正当的,也迫切觉得需要宣泄心里面的恼怒、反对和愤怒等。

外在表达负面情绪通常被视为无害,是一种能量的必要释放,或是无法避免的个性表现。毕竟,当某人或某事使我们负面,我们有理由责备,他们也有权利抱怨,这似乎情有可原。然而,第四道却倒转这种看法,而认为负面情绪只是我们对自己、对别人、对世界、以及我们生活中痛苦的错误看法导致的副产品。如邬斯宾斯基所言:“我们认为负面情绪是由环境造成的,但实际上所有的负面情绪都存在于我们自己里面。”

从第四道的观点来看,表达负面情绪永远都是无益且没必要的,也不是力量的展现。相反的,它是机械性软弱的表现,本身毫无意义,只不过是出于不成熟和鼠目寸光的想法。最重要的是,表达负面情绪对意识有害。这是因为心理上制造和释放负面情绪会破坏觉察力。从另一方面来说,负面情绪抵抗并排斥我们对真实世界的认知。它们扭曲真相并阻止我们看出且接受每一刻的本然。这听起来有点荒谬,因为我们是如此习惯于负面情绪,对于表达负面情绪的后果也毫无意识。人以有意识的生命,换取这种无意识的表现。

在第四道的学校里,会特别注意对控制负面情绪的表达。目的是要超越在负面情绪中的“我”的感觉,同时运用未表达出来的能量,以便有意识的记得自己。这包含企图点燃一种当下的状态,这状态不只是一种观点,在这个状态人能够看到自己、别人、发生的事、以及痛苦的本来面貌,而非我们对它们想象或期望的样子。在这过程中,不表达负面情绪的努力成为分开注意力的踏脚石;成为有意识当下的催化剂。不用说,它需要极大的自制力。

工作负面情绪

邬斯宾斯基谈及负面情绪:“如果没有更记得自己,你就无法对抗负面情绪。而如果没有进一步对抗负面情绪,你就无法更记得自己。”他还说:“光是观察它们是不够的,还需要抵抗它们,因为人若不抵抗人就无法观察它们。它们发生得那么快、那么习以为常,那么细微,以致于如果一个人没有做出足够的努力为它们制造障碍,就无法注意到它们。”这个解释形成了工作负面情绪的基础,但还有另外两点值得一提:其一,不表达并不是内心的压抑,它只是不准许外在的表达。其二,不表达只是第一步,在正确的顺序上,它伴随着一种觉察,觉察自己为什么这样做的。换句话说,超越持续不变的“我”的感觉,并唤起记得自己的出现,这是真正的重点。负面情绪本身,不管采取什么形式,都只是努力迈向更高意识状态的燃料。

 

 

人不得不表达他的不愉快,只是因为他软弱。
观察自己和研究自己的第一步必须努力对抗不愉快情感的表达。
[葛吉夫]

所有发展的可能性都在于征服负面情绪以及转化它们。负面情绪的表达总是机械性的,所以永远也不可能有用,但是抵抗它却是有意识。我们能够停止负面情绪表达的力量其实比我们想象的还多,我们可以学习不表达。当你明白没有人要为你的愤怒负责,你将会逐渐有不一样的感觉。
[彼得邬斯宾斯基]

超越所有恼怒是非常重要的。不论何时何地,指责和负面批评永远是错的。
它们除了糟蹋之外,什么事情也成不了。
[朗尼柯林]

放弃负面情绪是自愿性的受苦,因为机器不想放弃它们。
负面情绪的表达显示有东西正在吞噬当下。负
面情绪及所有相关的不愉快情感都是昏睡的结果。
[邬斯宾斯基]

不要放任自己。
[伊莉萨白一世]

要学习回应,而非反应。你最厉害的敌人也无法像你自己未受监控的思想那样伤害你,
但只要控制住你的思想,也没有任何人能给你那么多的帮助。
[佛陀]

透过怨恨我一无所成。
[荷马]

愤怒是短暂的疯狂,不予以制止就会变成疯狂,而带来耻辱以及最终的死亡。
[佩脱拉克]

天堂的快乐在我里面,地狱的痛苦也在我里面。
我把前者嫁接到自己身上,将后者化作新的诗句。
[惠特曼]

 

 

 

第四道感悟


重视当下

想像

渴望

诸我

努力的欢喜

转化痛苦

负面情绪

两个世界

放弃想像

记得自己

更多>>

心得体会,只言片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