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世界

有时候我们记得当下,有时候我们需要提醒。内在有个声音要我们分开注意力,要清醒,这揭露了我们内在高等的世界。这就是密意观念“在上如在下”的涵意,亦即下方诸我的混沌蒙蔽了上方的高等世界,但是等到高等世界一显现,诸我也就各就其位了。人类是低等世界和神圣世界之间的桥梁。

当一个人发现低等世界,亦即诸我的世界以意识为代价占据了自己的心神,他就会重新调整平衡,开始寻求更高等的存在。然而我们需要准备才能游走于自身宇宙的两个世界,这是从混沌走向当下“避静”处的旅程。超越诸我而登上当下的颠峰,是有意识的工作。

一个人朝向神,即向内在的神性攀爬,这条上升之路非常艰辛,使人忘了所为为何。然而在你费尽千辛万苦,上气不接下气之时,只要你看到了眼前的景色,你就想起了攀登的原因。低等世界的喧嚣早已抛到九霄云外。在那个内在的高度上,神清气爽,举目四顾,漫无边际,一切都已抛在脑后,只剩下清明的当下状态,并心怀感激,庆幸自己爬了上来。路途、攀升、清醒的技巧都是神圣的。青藏高原上的冈波巴曾说:“一个人竟能从睡梦中醒来,这是最大的奇迹。”

这条向神攀爬的旅途,被低等世界所蒙蔽。所有的兴趣、渴望、企盼都不请自来。一个人的渴望、喜好和兴趣,就像渠道中的水,自动朝着他涌去。鲁米也在自己身上发现同样的问题,而问道:“身在清真寺而心在市集,这是什么样的祈祷?”这场令人晕眩又神奇的攀登,发生的空间被低等世界的诸我所堵塞。然而当人确立了当下的重要性,新生命的可能性也就此展开。不是透过改变外在,而是调整自己的内在,以此展开前往高等自我的旅程。不执着于外界,安住于内心,为永恒做好准备。

古往今来的学校建立了象征这场旅程的纪念碑。在印度尼西亚的爪哇岛上,佛寺婆罗浮屠被称为“难以形容的美德累积之山”,在此,美德就是点点滴滴有意识的片刻。这座寺庙是一个庞大的建筑,被一位考古学家称为“石头的祈祷”。它也代表内在的旅程。从底层经过三英里的跋涉来到顶端,中途经过一面描绘佛陀生平的浮雕,那被称之为“戏的展开”,最后当人来到第十层的佛塔, 站在那里,处在当下,当下有如燃烧于眉心的火焰。

 

人们在两个世界相交之处的门槛上来来去去。
大门圆而敞开。不要回头睡去。
[鲁米]

心灵有一百零一条动脉,其中一条直通头颅。
穿越它的人将能永垂不朽。
[奥义书]

现在阿拉将我从短暂的世界之屋带到另一个永恒的世界之屋。
[天方夜谭]

固守真理的人会不断上升。
[薄伽梵歌]

希腊文的“人”这个字是取其仰望的事实。
[大马士革的彼得]

渴望登上峰顶的人,亦即使美德臻至完美的人,
都知道攀登多么艰辛,而且如果没有“道”的协助注定将会失败。
[克列渥的伯纳德]

宁静,是指剥除层层念头,即使神圣的念头也不例外。
否则,如果因为它们是好念头,我们就注意,
那我们将会错过更好的。
[西奈的葛雷哥立]

如果只要几个上帝的思想就能点燃神圣的火种,
何必背着一大担书本爬山呢?
[哈菲兹]

真正的奇迹是面纱掉落。
[伊宾阿拉比]

 

 

第四道感悟


重视当下

想像

渴望

诸我

努力的欢喜

转化痛苦

负面情绪

两个世界

放弃想像

记得自己

更多>>

心得体会,只言片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