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弃想象

邬斯宾斯基说:“当你一想要记得自己时,内在某个东西马上开始想象。”

他解释诸我如何喜欢想象而非当下,而且想象如何一再把我们带离当下。例如,假如你设立一个目标,在一踏出淋浴,或走进超市,或开始开会时要当下,几乎马上就会遇到诸我的阻力,认为其它事情比当下更重要。当你一听从那些我,就会失去分开注意力。即使你继续做正在做的事,也没有察觉自己已陷入了想象。又或许你正在走路或工作,或是就坐在椅子上。你的念头一再把你带进想象。你想着一个工作上的问题,或是和别人的冲突。你反复思索一个经济或政治上的问题。你一直担心自己的财务、未来和家庭。你不断想着性,或是下一辆车子或房子或假期。

这些主题在你的生活中都有适当的一席之地,可是我们对它们的关注往往只是想象。然而在这一点被指出来之前,我们并不把它们看成想象。更重要的,我们并未把它视为带离当下的分心。

当你带着分开的注意力环顾四周时,马上就会看到每个人或多或少几乎都对自己正在做的事、已经做完的事,或是希望做的事带着某种程度的想象,而这一切都是以当下为代价。然后你必须以同样的方式看待自己,并且保持警觉不要沉溺于想象。

“如果我们真正了解想象是什么,我们就会立刻回避它。”然而要做到那一点,我们必须当下,否则就会觉得想象很舒服、很肯定,甚至很有趣。想象满足了所有四个中心,以至于成为人类自然而偏爱的状态。与想象相比,当下似乎很乏味、空虚,无所事事。可是这是诸我对它的看法,因为它们正在被当下取代。它们失去自己的观众、目的和身分认同——那一切都是子虚乌有。发生这种情况时,它们就会体验到一种空洞感,而这是它们所不喜欢的。

同时,当下以一种无言的觉知状态而存在。这是一种新的体验,很容易被诸我的抗议而分神。它们的想象似乎如此根深蒂固,然而只是企图把我们从单纯延长的当下状态带走。放弃想象并不容易,因为它每隔几秒就出现一次。幸运的是,处在当下很容易。

“如果你想要成为高等意识者,只要放弃想象就成了。”

想象总是准备在我们内在运作并且欺骗我们。
它在我们的生活中扮演了重要的角色,因为我们相信它。
它不请自来,并且牢牢控制我们,使我们处在它的掌握中。
[彼得邬斯宾斯基]

想象是一股放在人身上的势力,好使他们留在目前的状态。
[葛吉夫]

为了清醒,主要的困难在于持续看到当下的真貌,
而非处于想象中。 下一个‘我’如果不是工作的‘我’,
就已经准备好使你留在想象中了。
[邬斯宾斯基]

你的想法就像驼夫一样,而你自己则是骆驼。
[鲁米]

如果你想要获救,就不要相信自己的念头。
[菲洛卡利亚,圣巴善努菲斯]

科学中的科学和艺术中的艺术,就是能够控制有害的思想。
[菲洛卡利亚,耶路撒冷的赫西基乌斯]

让想要接近上帝的人放弃所有使他和上帝隔离的思想。
[慕哈希比]

离开欺骗之屋,回到永恒之所。
[穆罕默德]

内心出现单纯时,不要追随机巧,安住在这片单纯的境地中。
[密勒日巴]

 

 

 

 

第四道感悟


重视当下

想像

渴望

诸我

努力的欢喜

转化痛苦

负面情绪

两个世界

放弃想像

记得自己

更多>>

心得体会,只言片语